项目交付元实例

Windows Windows 2个月前 (08-15) 5次浏览 未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2017年5月,进入华为外包,从事华为云相关工作,泡浸半年后开始参与项目交付。在2018年里,我参与了三个项目的现场交付,出差时间累计达七个月;另外,还曾为两个项目写方案材料,用时一个多月。毫无疑问,2018年是我的项目交付元年。

这是特别劳累也特别有长进的一年,年底时本要写一篇文章,总结自己的项目体会,然而酝酿许久却总是调度不起写作的情绪。断断续续写出的一些文字,像写账本似的记录着项目情况,并非自己内心期望的表达。琢磨着,便进入了2019年的1月。

我参与的第一个项目(A级,税务单位),为期两个月,主要是在项目爬坡期协助部署两套云平台,并负责裸金属服务的配置调测;第二个项目(A级,银行单位),为期四个半月(分两次出差),作为主力人员,全程参与五套云平台的LLD设计、部署实施、验收测试以及银行特殊业务验证;第三个项目(D级,军工单位),为期一个半月(持续至2019年1月下旬),作为技术经理代理,在现场主导虚拟化平台的部署实施以及相关的设备上架、虚拟机迁移,与集成商和客户沟通处理问题,推动项目进展。

前两个项目规模工期紧,工作日每天都长时间加班,周末大部分时间也是在加班中度过;1月份、8月份最忙,都是只休了一天假,其余时间则每天工作12到16小时。第三个项目是小项目,工作量不大、几乎不用加班,但由于客户傲慢刁钻,并且我是直接面对客户,我的内心操劳尤甚。

总的来说,在这三个项目中,我跳跃式地经历了单点技术交付、整体技术交付和现场技术领导三个阶段,每一个阶段都是跑步上岗,缺乏经验、硬着头皮往前走。这是一个在项目高压下不断学习和实践的过程,伴随着自我突破的痛苦和煎熬。

项目交付元实例
▲萧索凛冽的八达岭长城,摄于2018年2月4日(第一个项目出差期间)

华为云解决方案及其相关产品,非常复杂且不成熟,实施难度大。就云平台底座 FusionSphere OpenStack而言,无论多么有经验的专家,在现场实施过程中必然会出现一堆问题,需要向研发求助;像我这样的新兵,处境尤为艰难,一路走来,真可谓在炮火连天中左冲右突,伤痕累累。当然,我不是一人作战,而是身处在强劲的交付团队和保障团队中。

2017年下半年,我参与过一些云产品新版本的验收,接触过FususionCloud、FusionSphere服务代表和一些服务验收人员,惊讶于他们博而精的知识面。后来参与项目交付后发现,一线才是高手云集之处——项目团队是由来自不同部门(会是不同城市)、不同领域的专家(不乏像我这样的现学现用型专家)出差现场组建而成。我在第一个项目中,遇到的来自维护部的两位同事,现场绝大多数的问题他们都能解决,技术水平明显胜机关服务人员一筹,我甚为钦佩,而来自方案集成部的飞哥,对各种方案由宏观到细节的掌握能力,更让我折服;在后来的两个项目中,我遇到的技术经理涛哥和彪哥,其技术与方案综合能力之高强,问题处理能力之灵活,更是让我顶礼膜拜。

高手如涛哥、彪哥,也有解决不了问题的时候,便需要通过语音会议拉研发员人帮忙解决,或者干脆申请研发人员到现场进行处理,是为研发兜底。拉研发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有时找到研发,三两下便能找出问题结症;但有时找了五六个研发人员,也未必找到能处理问题的人;有时候一个问题需要拉上多个产品线的多位研发人员,共同定位研究,耗上几天最终能解决,这都算是良性;有时候有的问题根本就无解,或者解法要么得不到客户的认可要么会引火烧身,这处境简直要把人逼疯。技术上实在无法解决的问题,最终需要由项目经理、客户经理从客户层面去推动解决。但总体上研发人员的能力都很强,他们都是我的老师。

毫不夸张地说,过去一年我在项目中,从项目团队到集成商团队到客户团队,里里外外接触(包含语音交流)到的技术人员,比我之前工作几年接触的都要多!那种身处高手如过江鲫的江湖里的感受,我以前未曾有过的。在这个江湖中,我强烈的感受到有一股浪潮推着自己前往走!

项目交付元实例
图片
▲云雾萦绕的西岳华山,摄于2018年7月14日(第二个项目出差期间)

华为云解决方案,以每半年推出一个较大版本的速度在迭代更新。2017年,私有云FusionCloud 2.x系列由2.03版演进到2.06版,底层虚拟化架构由Xen转向KVM;2017年秋按公有云架构开发的6.0版横空出世,出世不久便尘封。紧接着2018年6.1版、6.3版和6.3.1版相继出台,渐次成为各大项目的交付版本;2019年春6.5版将闪亮全场……云解决方案版本更新,使一大批上线不到两年甚至不到两个月的云项目面临平台版本升级的问题。这是一个难度更大、风险更高的实施操作。

我参与的第二个项目,上线不久后,便要由FusionCloud 2.06升级到FusionCloud 6.30,由于设备硬件不满足6.3版的要求,在升级前,平台就需要从硬件和系统层面上大动手术。而升级本身,也是一次高风险的手术。其中四个平台分两回进行。第一回我有介入,虽然过程艰难、人心惶恐,但总体顺利。第二回,我因在第三个项目而没有参与,据了解,升级过程中出了问题影响业务,客户反应很激烈,将之定为一级事故,现场同事的处境非常艰难。

过去一年,我在项目中的实践主要是FusionCloud 2.06,对6.1版和6.3版仅停留在对着文档解读的阶段。相比6.3版的自动化部署,2.06版的手工部署更能让人理解云平台底层的实现方式;但6.3版以及即将主推的6.5版,有着更复杂的云服务组件和更难以理解的网络设计。而我未来的工作是由现场交付转向售前支撑和方案设计,遥望去路,仍然是挑战重重、困难重重。

以前的工作少有出差,甚是羡慕那些因工全国到处出差的人。如今自己终于成了差旅人,始知个中漂泊滋味。但于经常远行的我而言,这很能满足我的出走需求。

喜欢 (0)
[]
分享 (0)
关于作者: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